陆sami jo嘉昌随戴安澜入缅抗日:为上战场甘当“逃兵”

浏览量:0次

  陆嘉昌,sami jo现在广州番禺和香港两地养老。94岁的他曾作为中国远征军,远赴缅甸参加抗日作战,如今醉心科学发明。上世纪四十年代,他曾先后跟随爱国将领戴安澜孙立人抵抗日寇。虽已年过九旬,但他对军旅生涯的经历仍记忆犹新,常常喜欢话当年。

  年少气盛上战场

  1938年,19岁的陆嘉昌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黄埔军校广州分校第14期炮科,两年后以优等生成绩毕业。陆伯回忆道:“当时,中正剑是黄埔军校毕业军人的身份证明,毕业生人手一把,十分珍贵。而我因为是当期炮科第一名,scar jo所以我拥有两把中正剑。但这两把剑最后在战争年代意外丢失了,甚是可惜!”

  毕业后,陆嘉昌被分配到江西上饶的第三战区。具有军事才能的他颇受上司赏识,被安排担任练习营火炮连副连长教官,后被保送至贵州都匀陆军炮兵学校深造,1941年毕业后被派遣到贵州独山当练习营火炮连副连长教官。

  虽然后方生活安逸舒适,但年少气盛的陆嘉昌却心怀上阵杀敌的愿景。一天,昔日同学刘文雄的一封来信让陆嘉昌醍醐灌顶、热血沸腾:“昌弟,我希望你有办法还是来部队吧,学校并不是我们年轻人所应干的地方……”

陆嘉昌随戴安澜入缅抗日:为上战场甘当“逃兵”

  陆嘉昌说:“当时想离校上战场简直是痴人说梦话,若偷偷出逃,rhonda jo petty肯定会被通缉和严惩。我后来想出以请一个月‘婚假’的法子,最终成功投靠了戴安澜将军的陆军第五军第200师。”

  随戴安澜入缅抗日

  为了上阵杀敌而当了“逃兵”的陆嘉昌很怕被戴安澜将军“原地遣返”,但将军的一句“军队缺人,你留下吧”打消了陆嘉昌一切的担忧。

  留下的陆嘉昌还被升了一级军衔,担任了司令部的上尉参谋。随后,他曾修书给独山分校的韩校长,坦白出逃缘由。韩校长则回信道:上前线打仗义所当举,但擅离职守违反军令,必须缉捕惩办。不过,我不抓你就是了……面对韩校长的宽大处理,陆嘉昌感激不已,他害怕被通缉的顾虑也因此烟消云散了。

  校长的宽容、将军的接纳彻底点燃了陆嘉昌的那颗爱国心。1942年3月1日,他随戴将军入缅同古作战。出征前,戴将军振臂高呼:“为民族战死沙场,男儿之份也。”

  “为国战死,事极光荣”

  在缅甸战场,陆嘉昌在600团第一营任副营长,要殊死守护鄂克村三天,为后续部队打头阵。

  陆嘉昌说:“当时,我军兵力与日寇相比悬殊,但在骁勇善战的戴将军带领下,我方以牺牲了800多战士的代价,击退了五倍于己的敌军,在同古战役歼敌五千余人。戴将军在战场上身先士卒的情操感染了所有人,战士们士气高涨,遇敌无坚不摧。”

  同古战役能以少胜多不是靠运气,全因戴安澜上阵前已抱着浴血奋战、死而后已的决心。“战前,将军曾给妻子留下遗书:‘为国战死,事极光荣’,放下了思想包袱,殊死一搏。战时,遇上缅甸多雨季节,兼医疗条件落后,身负重伤的将军在1942年5月26日下午不治身亡,年享38岁。”说到此,陆伯已眼眶含泪,至今对将军英年早逝的事实仍无法释怀。
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分页:1/1页  上一页1下一页

相关阅读推荐:

史学家费正清在战时首都重庆:积极帮助中国抗战

抗战时民谣骂薛岳:借爹死捞钱全家都来湘吸血

长城抗战最酣畅一役:两小时夺回华北咽喉冷口关

国民党抗战老兵江硕朋逝世 曾亲历鄂西会战

抗战老兵重见99岁革命引路人 “小男孩”了却心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