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翰:我体验了从流量小s355jo是什么材质生到没有流量的全过程

浏览量:2次

[摘要]三十出头的张翰已经体会过了事业的起起落落,s355jo是什么材质现在他不再甘于只做一个流量小生,而变成了张制片人,未来甚至可能是张导演。

张翰:我体验了从流量小生到没有流量的全过程

腾讯娱乐专稿(文/秦筱 责编/露冷)

在的自我规划里,这两年本来应该是他扬眉吐气的丰收之年——

与凭一头帅气短发成为亚洲时尚新icon的共同主演的《狂诗曲》本应该于今年年初在湖南卫视播出;接着,还要在《华丽上班族》里一路从职场菜鸟成长为商界精英;在《传奇大亨》里演绎以为原型的传媒大亨的一生;在《锦衣夜行》里成为锦衣卫,辅佐朱棣成就一代伟业。

张翰:我体验了从流量小生到没有流量的全过程

张翰在《华丽上班族》中与“中国媳妇”合作

然后,这四部戏将助他出色地完成双份KPI:身为流量小生的“霸屏”,以及身为演员的成长——证明自己不光会演“霸道总裁”,还能挑战“大男主戏”从19岁演到60岁;不光能演时装戏,也能演古装戏。

谁知,一纸“限韩令”让所有的雄心和努力成为泡影。屏没有霸成,投资也打了水漂,媒体甚至贴出一张至今未辨真假的“娜扎朋友圈截图”,打出大标题:“张翰投资失利与娜扎已分手”。

所以,与计划中那个意气奋发的自己截然相反,现实里,这两年他只能异常沉默。一直到《战狼2》里出演”熊孩子”富二代卓亦凡,他才觉得自己终于有资格来面对媒体了。

然而,他至今也没问过为什么找他去拍《战狼2》。

“不是有传闻说投资人点名要你吗?说是要带流量”,我们问他。

张翰笑了:“你觉得我那时候还算’流量’吗?”

1、感谢做表情包的人

“我从刚出道的时候一直享受流量的快感,再到没有流量”——30出头的张翰说起人生,已经很有唏嘘之意。

他至今能完整回忆起自己在流量海中的浮沉:“《流星雨》8月开播,一直到过年前(我的)百度搜索指数都是第一;结果马上来了一个爆款《宫》,你立刻觉得自己被淘汰了;后来《隋唐演义》(观剧)圈了一些粉,《杉杉来了》圈了一些粉,包括《花少》,但中间又出了很多其他剧,不停地更新换代,大家都喜欢别人去了,你这边(流量)就不断地下滑。”

“下滑的感觉怎么样?”

“老痛苦了。”他毫不犹豫地回答,完全没打算假装清高。

以如今的标准看,张翰并非“流量艺人体质”。他从小就是个腼腆的孩子,每一次班级合影都自动站到最边上,脸上带着的微笑。初中时因为崇拜去学电吉他,还参加过学校演出——躲在舞台一角低头伴奏,“自嗨”,把追光全让给主唱,所以他坚决否认自己学生时代是“风云人物”。

“那一个剧组合影的时候,你会去卡C位吗?”

“从来不会。”张翰斩钉截铁地回答。

从一开始,他就痛恨这个行业的“吸睛法则”。在《流星雨》中,尽管他身为绝对男主角,还是要面临发布会站位、海报排位的撕扯——这并非演员本身的意愿,他们都是提线木偶,背后是公司旗下各经纪组的明争暗斗。

张翰想不通:“大家都是朋友,为什么要这样?娱乐圈太现实了。”

后来他琢磨明白了:“公司是一个艺人的模式,不是演员的模式。”当时,“流星四美”张翰、、、都是天娱旗下的艺人,在这家以选秀节目立身的公司,造话题、搏出位、抢资源,再正常不过了。

张翰:我体验了从流量小生到没有流量的全过程

“流星四美”

作为一个误闯误入的演员,张翰觉得自己“被带跑偏了很长一段时间”。但他运气不差,及时得到了提点。当时团队里的一名宣传人员私下告诫他:张翰,你千万不要去争这一朝一夕坐在哪儿,你要专注于自身的成长;等你成了,森美 乔 sammi jo哪怕坐在门口,所有的镜头也会全都对着你。

实际上,就连刘德华本人,至今也没有摆脱是偶像派还是实力派的争议,但这不重要——毕竟,“偶像派”和“实力派”的后缀是被盖章认证的“演员”:“偶像只能依赖粉丝,而演员不仅有粉丝,还有观众的认可,对我来说那将是一种解放。”张翰说。

前两年他高调认爱,并非为炒作,反而带着一种逆反心理:“我不会因为别人介意我谈恋爱就怎么样,我不会因为别人而丢失自己。”

尽管如此,在参加真人秀《花儿与少年》的时候,他还是刻意与队伍中唯一的“适龄女青年”保持距离:“其实我和菲儿很早就认识了,但是你看我和那些姐姐怎么闹都行,但是我跟菲儿没有过多的接触——节目是为了好玩,也会剪辑、去配音乐,甚至有些镜头,我们没有互相对视,但镜头给你一下给她一下,你俩就是在对看。我就是怕这些东西。”

张翰:我体验了从流量小生到没有流量的全过程

张翰和姐“姐姐”可以轻松地说笑

如今,任凭记者们怎么软磨硬泡,他决口不再提恋情。采访结束,工作人员向我们道歉:“现阶段希望大家把目光放在他演戏的成绩上——不想被别的事情分散注意力。”

“甩掉偶像包袱”这件事则费了点周折。尽管张翰连连表示从不认为自己是大帅哥,但偶像剧男一号演久了,总避免不了“想要去监视器里看自己刚才帅不帅”的自恋倾向。直到《杉杉来了》大热之际,他成为“塘主”,在网上看到自己各种“狂拽酷炫”的表情包,像被点了穴一般,决定“再也不耍帅了”。

张翰:我体验了从流量小生到没有流量的全过程

风靡一时的张翰表情包

“我特别感谢那些给我做表情包的人……”

我们起哄:“这是不是太官话了?”

“不是官话,我真的感谢他们。这些表情包让我意识到,扮得再帅还是会被截出这么多丑图,那我还在意这个干嘛?不如抛掉那些外在的东西,专注于角色。”张翰一脸认真,深邃的抬头纹随话音起伏——早年他曾因抬头纹被观众吐槽丑而很是烦恼,现在已经完全不在意。

2、“再做一个爆款”

如今的张翰在意的是什么?

迄今为止,张翰是我们采过的唯一一个,对市面上所有“爆款”作品都能娓娓道来的明星。他不爱社交,没有那么多的朋友聚会,除了宣传期基本不出来参加活动,一年有300多天待在剧组,偶尔两部戏之间有个空档,就“半个月不出门,把这段时间没看的电影、热播剧看一遍”。今年的片单包括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《人民的名义》《我的前半生》。

《三生三世》他从头看到尾,我们对于直男有这个爱好很惊讶,“你是因为自己身处这个行业所以逼自己去看的,还是真喜欢”,他说, “真喜欢”,“夜华找素素那一段,当花瓣往回漂的时候,我都看哭了”。

《人民的名义》他看了前8集,“整个制作都特别精良。”

《我的前半生》一直追着,“全是好演员,s355jo是什么材料大家都较着劲演,所以出来的效果特别好。”

他在这些电视剧里寻找“爆款”的秘密——“我去电影院看《拆弹专家》,就发现现在(观众口味)已经转变了,男女主角不再是唯一的中心了,有些小人物、小警察,包括他的父亲,都可以用来突出人性。”

也惋惜网剧《鬼吹灯之黄皮子坡》的命运:“品质那么好,还请了大导演()来拍,但影响力也许没那么大——盗墓题材这些年拍太多了,市场已经没有新鲜感了。”

而对于自己——一个栖身于“市场”的小演员——成为偶像剧男主角的命运,他也看得相当透彻——并且全盘接受:“我们中戏毕业的很多师哥师姐,出道都是演正剧、好的古装剧,自然而然大家就认为你是实力派;但在我出道那个时候,正剧已经不流行了,偶像剧是最流行的。”

他衷心地称让自己被“黑”了很多年的处女作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为“最好的礼物”:“它让很多人认识了我,虽然可能它并不是一部口碑很好的戏。”

张翰:我体验了从流量小生到没有流量的全过程

张翰在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中饰演霸道痴情的慕容云海

他当然想演“口碑很好的戏”,比如自己特别喜欢、看了三四遍的《贞观长歌》那种。也不是没试过——在《隋唐演义》里,张翰饰演将军罗成,与、、等公认的实力派演员飙戏,自觉“也表现得很出色”。一方面,他其实一直对自己科班出身的专业技能有信心;另一方面,“这种类型的戏就是最显实力、最有深度的”。

可罗成这个角色并未激起太多水花,那也是张翰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拍古装正剧。他不是那种跟自己、跟世界、跟命运死磕的人:“好又怎么样,喜欢又怎么样?它卖不了。难道要拍一部戏,它播不出来,我也就跟着消失?你还是要拍市场方向好的戏,不可能逆天而行。”

好在他很快碰上《杉杉来吃》,重回流量巅峰。

而做“流量明星”实在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情。像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,“你演过一个茄子,所有紫色的都来找你”——张翰演过一个霸道总裁,于是来找他的戏,都是霸道总裁。

张翰:我体验了从流量小生到没有流量的全过程

《杉杉来吃》中的霸道总裁封腾

张翰很努力地演着各种霸道总裁——有同行向我们回忆,自己有次半夜一点打电话给张翰——他太忙了,剧组收工才能接受采访——对方愣是花了整整半小时跟她解释“不同的霸道总裁要有不同的演法”。

这是他努力的方式。身价百万的霸道总裁和身价千万的霸道总裁是不一样的;“富一代”和“富二代”是不一样的;高中生风云人物“慕容云海”是外放的霸气,《少年四大名捕》中的“冷血”则“霸气得很内敛、很有格局,是一个让人揣摩不透,但是内心又极其温暖的男人”。

说到底,他想要的,是“再做一个爆款”。他耿耿于怀的是,“并不是演偶像剧就没有演技”。所以,流量小生和优秀演员他都要当,并且要让前一个身份为后一个身份保驾护航。

3、从演员到制片人

张翰一直是一个擅长总结经验的人。

他的第一部古装戏是《凰图腾》,如今回忆起这部电视剧,他有太多惨痛经历了,“我从来没有演过这种古装戏,我不知道古装戏该怎么演。就是怎么样是角色的亮范儿,古装戏它有它的韵味,当时不懂,包括整个造型也不知道什么样是好看。最后弄的贴的假发套像孙悟空一样,本身我的额头是短的,古装一定要大头套才好看,但是其实你已经打破了你的五官比例了,后来才知道,我的额头在这儿,你贴也要按照我的比例才好看”。

张翰:我体验了从流量小生到没有流量的全过程

首次尝试假头套的张翰

他一边说,一边比划。“这个很痛苦的,我不像黄渤、他们,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了充分的社会经验,然后一下子就出来了,他们就不会这么痛苦”——这是他对另一种人生的臆测和向往,但如果可以有选择,晚一点出名怎么样?他也不太乐意。

“出名要趁早,早的话会给你成长迅速的一个过程。我从不会演古装到会演很短暂的时间。因为你会把自己逼到一定程度上,我必须要达到这样的一个水准。但是可能痛苦只有自己知道。”

打击接踵而至,“拍《胜女的代价》(观剧)的时候就抑郁了,每天去开工的路上都冒虚汗,想不出演这个角色有什么意义,整个头像被一个东西罩住了,懵懵的,根本不知道对手演员在说什么,拍戏的时候站在窗户旁边,会想现在跳下去是什么感觉。”

再后来呢?“我慢慢觉得每个人工作有一个嗨点,我现在的嗨点就是别人不认可我。”

有一段时间,张翰接了很多一人分饰两角的戏,想让别人看到“张翰不是只能演霸道总裁”。在一部叫做《等待绽放》的电视剧里,他甚至一人演了11个角色,过足了戏瘾。但这部讲述戏剧学院毕业生奋斗经历的35集电视连续剧,“仅仅播出了一周就被电视台停播,收视率不行”。

张翰:我体验了从流量小生到没有流量的全过程

好事多磨的《等待绽放》

经纪人为他圆场,“不是停播了,后来还是换了一个档期播完了”。

“换了凌晨三点的档期”——他对圆场不买账。

“没有没有,还是播完了,后来也有一些地面台在播这个戏。”——经纪人继续圆,然而已经毫无意义,他的耿耿于怀如此不加掩饰,“挺遗憾的,我很喜欢那个角色,它代表了我的演员的成长经历。”

拍了那么多年戏之后,这个非常热爱总结,并且对很多事情都十分介意的张翰,已经有了自己对于戏的标准。那么,去哪里找一部自己想演、观众爱看、又不用为资本牺牲品质的戏?——哪里都找不到。那么,就自己做吧。

2014年,张翰与天娱约满不再续签,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,摇身变为制片人。彼时,《来自星星的你》正以势不可挡的风潮席卷亚洲,他看准“韩流”的市场潜力和韩剧的精良制作,为自己打造了那一系列“完美的转型之作”。

那是他出道第五年,而自立门户的念头早已有之。“我一直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。”张翰说,“很多人刚刚成名的时候会被名利冲昏头脑,但我只昏了一小阵。”

4、风险厌恶者的危机

“塘主”封腾是张翰演艺生涯中最霸道的一个总裁,不仅最有钱、身价上亿,而且是一个世家子弟,“从爷爷辈开始就很有钱”,因此一定拥有暴发户所无法企及的品位,比如,西服必须是定制的,衬衫袖口一定不是纽扣,而是袖扣。

为此,张翰亲自去韩国买戏服,拉回来一看,制片人惊呆了:“剧组给了20万置装费,以为你就是巧立名目多要一笔钱,没想到我真的买了四大箱衣服回来——实际上总共花了50多万,剩下的钱是我自己掏的。”

张翰:我体验了从流量小生到没有流量的全过程

在剧中造型百变的张翰

从此,自己掏钱买戏服成了一个惯例。价格不菲的衣服往往只能在戏中出现一次,幸运的能现身两次——戏没播之前,有活动的时候可以穿出来,戏播了之后就不能再穿了,等待它们的是被压箱底的命运。但下次还是要买,“我是一定要追求细节完美的”。

我们问张翰,是不是拍《流星雨》的时候受到了伤害——毕竟,霸道总裁开的是不到10万块钱的车、给女朋友买的衣服是美特斯邦威,是他至今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“黑点”。他迂回地答道:“现在只要是我自己(投资)的戏,有赞助可以,但如果为了赞助要伤害到剧情和角色,那我宁愿不要。”

张翰自认是个理性的人。他从小“所有需要赌的游戏都不会玩”,长大了也不买股票。“我对所有存在风险的东西都不感兴趣,我要做的事情一定是自己有把握的”,这个控制欲强烈的人表示。

“在当时一些韩国女演员的性价比还不错,基本是同级别的,就会省很多预算,而且也有人气,演戏也很好。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戏路也刚好是那个角色的风格。”

“我的理念是在戏开拍之前,我所有的OST(原声)就已经出来了。我是拿音乐去拍戏,不是说我拍完了戏之后随便挑几首歌往戏里一堆,基本每一场戏我都有一首音乐,我会跟演员说,这场戏后期我会铺这首音乐,你们先听一下,到时候按照这个感觉去演。”——这也是他曾经和韩国团队合作积累的经验。

“韩国他们做戏基本服装费用、男女主角是平均70到80万的。”所以,作为新晋制作人,他在服化道上从来不手软。

然而,“限韩令”却让这个风险厌恶者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风险。

张翰用两个字“不顺”轻松带过:“这是必须要接受的东西,不接受又能怎么办呢?像祥林嫂一样一天到晚跟人吐苦水吗?我告诉自己,唯一的出路就是重新开始复活,不断去拍更多的戏。”

多接戏有两个目的:挣钱,投资下一部戏,证明自己的实力;或者直接接受挑战,证明自己的实力。《战狼2》属于后者。

5、不想当导演的制片不是好演员

在找到张翰之前,吴京已经在“很多年轻演员”那儿碰了壁,“不是借口不来,就是故意发难,开出了无法接受的天价片酬”。经纪人证实了“张翰自降片酬参演《战狼2》”的传闻,张翰更笑称,自己是“抱着要断手断脚的觉悟”来到片场的,结果发现是自己吓自己,“他们很专业,保护得很好”。

但他能感觉到,导演吴京,甚至整个剧组,都对自己充满了怀疑。“一个偶像演员,出现在这种气质的片子里面,我能看出一种有色眼光。”

顶着这种眼光,张翰该干嘛干嘛。第一次举枪的那场戏,他的手自然地抖了一下,监视器后的吴京眼前一亮。“慢慢演着演着,他会说你可以用更好的方式再演一条吗?我说可以啊,我们就换了一种方式,京哥说不错——这就是过招嘛,大家一看就知道你是什么水平了。”再演着演着,连“过招”都省了,“京哥就说,你自己去演吧。”

唯有动作戏、枪战,吴京始终不放心,“总盯着我练。”于是,在没有自己的戏的时候,张翰就瞪大眼睛看别的演员怎么拿枪,再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间练习。结果是,“到了杀青的那一天,京哥过来说,兄弟,这个枪法还可以。”

张翰:我体验了从流量小生到没有流量的全过程

拔枪已经很熟练的张翰

但张翰清楚,这份肯定还远远不足以将自己推到期望的位置。但他并不着急。

张翰一向擅长“以史为鉴”——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完美主义的时候,他翻出的采访记录,证明“把那个年代的道具放到这个年代的戏中,就是不行”;如今,他用的经历劝自己慢慢来:“他也是一出道就被贴上了奶油小生的标签,花了好多年,直到在《三国演义》里演诸葛亮才真正转(型)过来。”

不过,这位表演系的学生也在拓展自己的专业范围——

“除了制片,你还想当导演吗?”

“想,特别想,很想。”

事实上,张翰认为自己现在已经具备当电视剧导演的能力了,“电影还不行”。

为什么想当导演?“因为我很喜欢坐在监视器前的那种感觉,整个画面、整个打光、整个前期策划,所有的呈现都是我的思想——假如说一个剧就是一个梦,那这就是我造的梦。”

这一刻,他露出了“偶像剧男主角”式的表情。

而采访结束后,他要去参加大学毕业10周年的同学聚会——也是这十年间为数不多的几次聚会之一。而且,他从未回过母校。忙当然是原因之一,但更重要的是,“我们学校有一句话叫做’今天我以中戏为荣,明天中戏以我为荣’,中戏还没以我为荣,不好意思回去。”

“你觉得怎么样才算中戏以你为荣呢?”

“怎么着也得拿个影帝吧。”他笑。

(助理编辑:老蒙)

自动播放

一秒变男神经!张翰玩可爱表情包脸颊害羞粉红

正在加载...

版权声明: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